書寫與時代生活緊密相連的生命記憶——茅盾文學獎獲獎感言

時間:2019-10-18 10:56:57 字體設置

陳彥

自十七歲發表第一篇作品以來,我在文學和戲劇創作的道路上,已經跋涉了四十年。這個獎是對我四十年奮斗歷程的一個肯定,讓我滿懷激情與感奮。

我是從散文、小說寫作開始,中途轉向戲劇,最終又回歸小說創作的。今天驀然回首,倍感滄桑與歡欣。我出生的那個山鄉小縣鎮安,在二十世紀八十年代,出現了一股文學熱潮,青年幾乎個個都在做著文學夢。我就是那時被裹挾進去,四十年,再沒有停止過關切時代和生活、探測人性與生命溫度的腳步。從文學走向戲劇,是因為職業的原因,也是因為文學的原因。因為戲劇從來就是文學的重要組成部分。詩歌、戲劇、小說在世界文學史上,從來都是高度融合的統一體,很多小說家也是戲劇家,戲劇家也是小說家、詩人,他們是可以分設但不能分割的有機體。

我要感謝我的戲劇,感謝讓我閱歷了幾十年的中國戲曲,尤其是秦腔。我在那個陣營里做編劇,更重要的是一種浸泡式下沉的生活方式,這讓我最終在寫作《主角》時,有了一種流淌與噴涌的感覺。幾乎不需要做任何功課,便能信手拈來。我寫他們,總感覺自己是他們中的一個,而從來沒有俯視他們的優越感。我個人的寫作體驗反復告誡自己,必須寫最熟悉的生活,寫那些呼之欲出、欲罷不能的生命記憶。自己是中國改革開放的親歷者,從十幾歲,到幾十歲,行進路程,歷歷在目;滄桑巨變,感同身受?!吨鹘恰芳仁菓騽⌒∥枧_上的行當角色,更是飽蘸著社會大舞臺歷史演進的各色人等的縮影。我們都是社會的主角,也都是社會的配角,在實現個人價值的同時,我們也承擔著一定的社會責任。象征和隱喻不需刻意尋找,它總是在我們目不能及的生活視域,自然而然地使平面景象變得凌空高蹈而又壯闊立體起來。一部千年秦腔史,本身就裹挾了社會生活的方方面面,當它在百年未有之大變局面前,自然會產生出前所未有之戰栗、陣痛與蛻變。這個蛻變,既是融入世界潮流的一種面向、脈動,也是激活了濃厚中華傳統思想和美學特征的持守與流變。

我要感謝陜西那塊厚土,它養育了厚重大氣的三秦文化,也養育了前赴后繼、延綿不絕的作家群。他們堅守在現實主義的大地上,深切關注社會發展,洞悉歷史進程,探察人性溫度,雕刻生命群像,塑造奮進不屈的靈魂,給人以浩然正大氣象。我是從那塊土地上走出來的作家,面對前賢,我們不能不敬畏他們的高度,并努力承接過他們的衣缽,繼續奮力向前!向前!

打 印】【頂 部】【關 閉 來源:陜西日報  編輯: 趙蘊清
女校橄榄球彩金 南昌股票配资 led体育比分管理软件 云南11选5走势图 成都站街女价格 3d三个号今晚开奖 哈尔滨麻将官网 24足球比分十分感激! 麻将app好友房 竞彩足彩比分直播 3分彩计划 atp网球比分 周易3d独胆王独胆 哈尔滨按摩哪个地方好 北单比分购买技巧 重庆美女特殊服务 安徽11选5开奖直